墨瑀_暑假可能还(不)完债

仅为墨色之石。[就是说我是个小透明qwq欢迎随时勾搭]

【全职/昊翔】旅行十五题

*昊翔hpparo cp向,除了一些亲亲什么的几乎可以当作友情向[瘫]
*各种人物的职位仅为个人兴趣,私心打上出场较多的肖时钦的tag
*ooc肯定有,全篇不黑孙翔智商
*文笔渣
*字数较多
*题梗来自题库@槲九 艾特一下,打扰抱歉

1.可以看到海的房子
    说起旅行,唐昊实在想不通孙翔为什么执着于麻瓜的交通工具。明明一个移形幻影就可以到达任何想去的地方,却要和麻瓜一同乘坐名为“飞机”的类似大鸟的东西到达一个充满麻瓜的海滨城市,但是当他看到孙翔见到海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的欢快。又突然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们在海滩上玩了一下午,没有那些烦人的永远处理不完的食死徒,两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入住的酒店是唐昊事先订好的。进入房间之后不出所料地看到孙翔把整张脸都贴在落地窗上望着外面的夜幕之下的大海,他又想逗逗这个动不动就炸毛的格兰芬多。
“羊习习,你知不知道这样下去鼻子会塌的。这样不会有人喜欢你的。”
孙翔瞪了他一眼,这人从以前开始就和他不对盘,自己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会喜欢上这个以惹怒他为乐趣的格兰芬多。
“不过,没人喜欢你也好。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然而他下一句话却又让人面红耳赤......虽然这对于粗神经的孙翔来说并没什么。
入夜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能看到大海自然也能听到海浪声,时而低沉,时而雄浑,两人便在这自然的安眠曲中入睡。

2.森林
     森林?哪里的森林比得上霍格沃茨的禁林有意思呢?两人在学生时代就对禁林无比好奇。曾经闯祸就为了被惩罚去禁林最后却只能在清理飞天扫帚柜时相视苦笑这一黑历史便不予再提了。现在毕业了,管不着他们了,他们自然是要去将好奇心填满的。
     所以,唐昊和孙翔这一次的目的地便是母校——霍格沃茨。既然决定要去,自然是要和当年一样乘坐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前往的。
     两个人阴差阳错地赶上了霍格沃茨临近开学的日子,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挤满了返校的学生和前来送行的家长,涌动的人潮将孙翔和唐昊分开,不过他们也不担心彼此。那可是霍格沃茨,他们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哪儿有担心迷路的道理?
到达的时候他们也是随着人流被挤下车的,两个人望着对方狼狈的样子,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一如当年对方出糗的时候无情的嘲笑。
直到肖时钦将学生安顿好,轻咳一声示意他们至少维护一下在学生面前身为前辈的形象,两个人才擦擦眼角的泪水直起身来。
“嘿!小事情晚上好啊!”孙翔揽过肖时钦的肩膀,亲切地向他打招呼。
“晚上好。要给你们准备房间吗?”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成功的让几个偷笑的学生闭嘴。
“麻烦你了。”唐昊扯过孙翔,向肖时钦表达谢意后便向禁林走去,丝毫不顾学生羡慕且充满好奇的目光。
“注意点。”肖时钦倒也没打算管他们,他们可不是霍格沃茨不成熟的小鬼头了,不需要他的保护。他带着众学生前去霍格沃茨,开始他们新的一年学习生活。
晚上的禁林里可不缺什么稀奇古怪的生物出没,但是他们就是要见识见识啊!
当一个小时后,肖时钦看见哼哼唧唧的孙翔和他身边脸上有奇怪抓痕的唐昊时,他觉得他们在禁林一定很愉快。

3.花环
既然到了霍格沃茨,唐昊和孙翔两人便打算在此住上几天。霍格沃茨很大,所以他们也不担心会打扰到教学。
从肖时钦那里弄到了时间表的两人挑了个没有飞行课的时间躺在那软软的草地上。入秋的草地上已经出现了几缕黄色但还是带着草香味。让人不禁想到第一次上飞行课的时候,怀着憧憬却又有些担心的心情......
孙翔一向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他偏过头去想问问唐昊当初上飞行课的时候什么心情却看到唐昊正拿着一个粗糙的花环悄悄靠近想给他戴上。唐昊见被发现了也不扭捏直接伸手就望孙翔头上套。
“嘿呀!唐昊你搞偷袭!”两人之间的打闹已是常事,孙翔当即就起身和唐昊缠打在一起。
最后自然是两个人都没讨到什么好,头发乱了不说,身上的衣服也出现了不少褶皱,说不定还被哪个路过的学生看见了。
但是他们不在意了,霍格沃茨就是他们的家,在家里需要什么形象!
结局很简单,属于两个人的相册里多了一张两人戴着对方亲手做的花环对着镜头傻笑的照片。

4.泉水*
   “Aguamenti!(清水如泉)”孙翔听到有人在练习便拉着唐昊前去观摩,顺便指导一下后辈也是好的。
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得空就到处转转,倒也有人认出俩人傲罗的身份,大着胆子上来要了个签名什么的就高高兴兴地跑去向好友炫耀了,也没出什么大乱子。校长最近听说出去解决什么大问题去了,让格兰芬多院长叶修管事,不得不说,也是心大。叶修就是个甩手掌柜,自然是不管的。但两个人觉得总在这儿不干事也闲得慌就指点指点后辈吧。
于是,孙翔就被浇了一身水,自然免不了唐昊的嘲笑。孙翔愤愤地用烘干咒将自己的衣服烘干。那个赫奇帕奇的学生认出了俩人,连忙手忙脚乱地道歉。孙翔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你接着练,我离你远点就成。”
“Aguamenti!(清水如泉)”那学生战战兢兢的接着练。
“你这......你们魔咒学教授谁啊?”唐昊扶着额,无奈至极。哪个风骚的教授教学生这种施咒姿势啊?非要在空中画个圈?
“王......王杰希教授。”
“哦。”唐昊一脸冷漠。他又想起了当时在魁地奇赛场上遇上王杰希的刁钻的飞行轨迹时的无奈。
“诶,我来试试。”孙翔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儿,“Aguamenti!(清水如泉)”
孙翔一个手抖,也没控制好,回身一看。
“王,王杰希教授!”赫奇帕奇的学生先孙翔一步喊出声。
“那啥,不,不好意思啊。”装逼失败还被正主看见的孙翔突然有点怂。
“哼。”王杰希不顾身上被淋湿的巫师袍,大步前去。
孙翔挠了挠脸颊,我,是惹上他了?    

5.靠在古堡的墙上
孙翔觉得自己招惹上了王杰希不好再学校里瞎晃悠就拉着唐昊到校外接着瞎晃悠。
“诶!唐昊!我们来打魁地奇吧!”孙翔不忍浪费这样一个好天气,这种天气不运动流汗怎么行呢!“哈?”唐昊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但他们还是去问不训练的魁地奇球队借了套魁地奇装备,其间迎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有教授,有学生,某个刚上任的听说以前也是个格兰芬多的教授还想加入他们,但是因为马上有课而不甘的离开上课去了。想来上那节课的学生们对教授的怨念定会很是疑惑。最后,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但是只有两个人的魁地奇也很尽兴,哪怕两个人都因为平常的工作而没有当初的技术可言,只有身体上的反应,孙翔还差点从扫把上摔下来。久违的激烈的运动都让两个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靠在古堡的墙上,两个人无端的感到心安。
是啊,霍格沃茨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心安的地方......
唐昊闭上眼睛,感受着少有的宁静。孙翔偏头,望着唐昊的睫毛打下的阴影......
“壁咚!”说实话,孙翔就是这样一个孩子气的人。唐昊似是不满孙翔挡住了阳光,睁眼看着孙翔,出其不意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乖,别闹了。”
“什么嘛……”在耳边响起的低音炮把孙翔闹了个大红脸,重又靠在古堡的墙上。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6.阴天
唐昊和孙翔因为突如其来的阴雨天而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继续在霍格沃茨继续观光的行程。两个人现在正无所事事地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盯着随天气变化的天花板。
今天既然是阴天,天花板上自然是阴云密布。如果你仔细看的话,那么你一定会发现云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位置,让人不禁感叹魔法的神奇。
    “诶,唐昊,我要是用个咒立停会怎么样啊……”不要轻易尝试理解孙翔的脑回路,因为你永远都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唐昊对于自家恋人的突发奇想也是很无奈,所以他选择沉默。
孙翔发现没人接腔便偏头伸手,开始扯唐昊的脸。
唐昊拍开孙翔作乱的手,开始思考要是真的向天花板用了个咒立停会怎么样。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会怎么样吧,毕竟还是校长亲自设的魔法。那要是一群人用呢?
唐昊突然发现,果然和孙翔待在一起久了会被传染吗?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却发现大腿上一重。
“喂,起来啊。”唐昊拍上拿他大腿当枕头并且已经快要睡过去的孙翔的脸,“别人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想睡觉,你怎么偏偏喜欢在阴雨天睡觉啊。”
孙翔撇撇嘴,昨晚上被一群低年级的学生缠着玩了半晚上游戏,好容易逮着个机会睡会儿你还嫌弃我。“唐昊,我们分手吧。”
“噗——咳咳咳,啥?咳咳咳……”唐昊被刚喝下去的南瓜汁呛到,液体可能进了气管。但他觉得孙翔喝的南瓜汁可能都进了脑子。

7.山峰
霍格沃茨有个后山,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很少有人会去。倒不是不想去,可以说是很想去,但碍于禁林也在后山,所以后山也是禁地的一部分。学生们自然是被严令禁止前去的。
唐昊和孙翔学生时代时便想去探险,但之前也说了他们没能如愿,之前去禁林也没能好好逛逛,孙翔便拉着唐昊想再见识些人马,独角兽等神奇动物。唐昊对孙翔一向没脾气,这种无伤大雅的事自然是事事依着他,再说,他自己也好奇啊!
所以他们来到了禁林所在的后山。或许是因为现在青天白日的,没什么神奇动物愿意出来。唐昊和孙翔也不好打扰它们,便来到了禁林的边缘。
唐昊借着一棵年岁已久的大树撒下的阴影闭目养神,孙翔坐在较为粗壮的树枝上眺望着远方,在这儿也能看到霍格沃茨,小小的,孙翔伸出手去好像就能将其握于掌心。
秋日的暖阳为霍格沃茨平添了一份温和,孙翔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远远的望着霍格沃茨,一时竟被其迷住,迟迟移不开眼。直至眼睛发酸,眼眶里满溢着生理盐水也不舍得转睛。他似乎想要把霍格沃茨永远留在眼中。唐昊后来问他,这不就是一张照片的事儿吗?何必不舍得呢?他说,照片才拍不出霍格沃茨的美呢!
唐昊喷笑出来,但心中也同样认同,霍格沃茨的美超乎言语,任何的一瞬留念都不能概括它的美。
唐昊很少仰视孙翔,虽说孙翔是比唐昊高那么一点,但也不至于仰视,现在他在树下,孙翔在树上,这给了他一个仰视孙翔的机会。他可以好好看着孙翔棱角分明的五官,啊,真好看。
唐昊又躺了回去,秋老虎发威了,还是山上凉快啊。
最后两个人被山上的阴凉与安静催眠,双双陷入梦境。

8.夜晚的悬崖
唐昊孙翔这一觉睡得真不算短,醒来时天空已是月朗星稀。两个人思考了一下,也已经过了霍格沃茨的宵禁时间了,还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今天晚上要不就在山上凑合一宿算了。两人最终拍板,就在山上看看星星也不失为是一种浪漫。
两人熟练的从储物空间里拿出帐篷搭好,又在周围布好防护结界,才安心的躺下。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下午没有布结界?当然是因为忘了啊!
孙翔特地把放床的位置的正上方的帐篷布施了个魔法好让他们能看见星空。大约是下午睡得久了,孙翔没什么睡意,他望着忽闪忽闪的星星,想要出言赞美,却又找不到语句。终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
“我很喜欢晚上跑到家里庄园的塔楼上去看星星。”孙翔转过头去看唐昊的时候,唐昊没有看他,只是楞楞的盯着天上,“我还小的时候,我母亲还在,她就会带着我看星星,跟我说,这是什么星座,那是什么星座。”他伸出左手,五指张开,似是想把天空中的星星揽入手中,“这时候,父亲总是板下脸来说小孩子要早点睡觉,我就只能乖乖睡觉。”
“我小时候也是,但我就没你这么舒服啦!我们那儿可没有什么塔楼,我就只能爬到树上。躺在树枝上还真的挺硌人的,我妈就在树下铺了凉席,跟我讲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小时候听的津津有味的,长大后就觉得怎么那么酸呢。”孙翔将手放在脑后,同唐昊一起回忆过去。他松松垮垮的睡衣随着他的动作将他一截小臂露了出来。
唐昊被孙翔逗笑了,“可是后来,我母亲不在了,我还是会去看星星,但渐渐就没了兴致,便不再去了……”
他眼中分明的悲伤让孙翔无措,只好再次说起自己的故事。
“后来,我长大了,那棵树虽然也在长,但是我长得快嘛,很快就不能再上树了。就和我妈一块儿在凉席上躺着。那个时候,我开始表现出我的魔法天赋,身边的东西莫名其妙飘起来是经常的事儿。我爸挺担心的,问了好多老人,啥都没问出来。我妈也担心,但是她更希望我开心。你妈,你母亲肯定也希望你好。”孙翔意识到自己似乎说的不对便立马改了口,看到唐昊重新翘起的嘴角才舒了一口气。
唐昊凑过来亲吻孙翔的嘴角,啃咬他的锁骨,反正大家都不困,不如干点别的好了。

9.书本
霍格沃茨的图书馆可以说是包揽了各种各样的书,在这里你能见到渴求知识的学霸,也能见到考试前临时抱佛脚的学渣,或者被教授针对不得不前来找资料的问题儿童,那么,自然也是会有寻求安静的小情侣的。你说是吗?当然,我说的也不是唐昊和孙翔。
“唐昊我和你打赌,那边两个格兰芬多肯定有一腿。”孙翔趴在桌上,用一本厚厚的书挡住自己的说话的嘴,似是为了掩饰自己说话的事实,但这举动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唐昊赠给孙翔一对卫生球眼,那两个人分明是兄妹好么?他起身把借来的书塞回书架,本来就是被孙翔拉过来的,美名其曰辅导学弟学妹们,其实就是过来看热闹的。
唐昊重新坐下,两只手撑着下巴看着孙翔左顾右盼寻找新的八卦对象,不知不觉就走了神。孙翔寻找无果便把目光重新放回了面前的唐昊身上,
“哈哈哈,唐昊你这姿势怎么这么少女啊哈哈哈。”孙翔顿时没了形象,用于遮掩的书本也不管了。厚重的书本摔在木质的桌上发出不小的声响,配着孙翔的笑声更显嘲讽。
唐昊本是看在这里是图书馆不想打扰别人而没有与孙翔大打出手的,但他那笑声实在让人冷静不下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然后两个人就被忍无可忍的图书馆管理员吴羽策扔出了图书馆。

10.触摸不到的光
     “唐昊!我们要不去夜游霍格沃茨吧!”孙翔总是会兴起一些奇怪的想法。这次是夜游下次说不定就是骑着扫把环游霍格沃茨了。但是他的提议让唐昊想起了学生时代的那一次夜游。
唐昊记得当时他才四年级,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胆儿大,总是不安稳。半夜醒过来发现自己是被饿醒的,就带上自己的魔杖去厨房找吃的。没想到在那儿还遇上了不少人,都是半夜过来吃夜宵的。前辈后辈包括同级的都有。几个人高谈阔论,和座谈会没什么区别。但是不计后果的结果就是,被巡夜的教授发现了,扣了不少分。格兰芬多的最多。第二天一群格兰芬多就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学院的分少了不少。
虽然是黑历史,但现在想起来却让人无比怀念。唐昊想啊,反正来霍格沃茨这段时间什么蠢事都做了,干嘛在乎这一件不是?所以他们俩这天晚上就拿着魔杖,一人一个Lumos(荧光闪烁),开始了他们的夜游之旅。
“嘿!把你们的魔杖放低一点!”唐昊和孙翔虽说在霍格沃茨生活了七年,但终究还是有些地方没去过的,比如放了各位伟大人物的照片的回廊。所以,当照片上的某位伟人气冲冲地对他们吼着的时候,他们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因为他的大胡子都因生气而翘起来了!
“是啊,同学,我们还要睡觉呢。”一位贵妇附和道,说着还打了个呵欠。
唐昊自知理亏,刚想拉着孙翔把魔杖放下,身后就传来了肖时钦的怒吼,“唐昊!孙翔!你们就不能消停一点!”
唐昊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抽了还是怎么的拉着孙翔就往前跑,孙翔愣愣的也跟着跑。只留肖时钦在后面怒吼。
两个人魔杖尖上的灯光一上一下的飞舞,成为了肖时钦触摸不到的光。

11.浮尘
众所周知,皮皮鬼是霍格沃茨最爱恶作剧的生物。
孙翔每次都被整得挺惨的,所以当他听说曾经有两位前辈能让皮皮鬼听命于他们的时候下巴吓得差点掉下来,真是由衷的佩服他们。他躲皮皮鬼还来不及呢!这可以说是他的童年阴影了。他也曾经问过唐昊有没有被皮皮鬼整蛊过,唐昊想了想说,有,但都是一群人一起被整。但像孙翔这样,一被逮着就整的还真没有。羊习习你可别是因为智商不够才被当做重点对象的?!当时孙翔就不干了,和唐昊扭打在一起。却没想到,竟是一语成谶!
孙翔和唐昊在一起的时候碰上皮皮鬼了,然后他俩就被锁在一个满是灰尘的大概是储藏室的房间里了。你问他们为什么不用魔杖?开玩笑,皮皮鬼会这么不当心吗?它们早就把两个人的魔杖飞上天了!所以两个人只能互相依靠着等着会不会有人发现他们而救他们出去。
孙翔觉得干坐着没什么意思就开始到处瞎晃荡。皮皮鬼也是没什么良心,这个房间里什么好玩的都没有。孙翔暗暗咒骂着。唐昊被因孙翔到处走动而激起的浮尘呛到,咳嗽了几声,用眼睛瞪着孙翔。
孙翔却丝毫不觉,依旧这儿摸摸那儿看看,时不时还将一些东西搬起来,扬起了更多的浮尘。
“羊习习!”唐昊那个气啊!
“诶!不对你叫谁!”孙翔要有小情绪了,孙翔想打架。
所以当肖时钦来到这儿打算救他们出去的时候,被他们打架时弄倒的杂物堆激起的浮尘呛得打了几个喷嚏。于是肖时钦又把门锁了起来。

12.生锈的铁栅栏*
霍格沃茨毕竟是所古校,虽说会有人定时维护但是终究会有漏网之鱼,就比如猫头鹰棚这种地方,确是不会有什么人去留意的。但是唐昊和孙翔这次可是一个角落也不放过的,所以猫头鹰棚那儿生锈的铁栅栏就被眼尖的孙翔看见了。他暗自偷笑,原来小事情也会有没发现的隐患,下次一定要让他来好好修理一下。
“哎呦!”唐昊被突然起飞的猫头鹰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正好撞到弯下腰凑近生锈的栅栏的孙翔。孙翔被这一撞没站稳,习惯性的向前倒去。谁知那栅栏实在是太老旧了,孙翔这个体重一上去就直接断了。孙翔丝毫没有准备,眼看就要摔下去,就被唐昊眼疾手快地拉住了手腕。
唐昊差点给吓懵了,猫头鹰棚那么高,要是真摔下去,唐昊不敢想下去了。尽管两人平常就是互怼,但是真当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两个人都会争着挡在对方的前面。
“唐昊!你放手啊!”孙翔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舍身取义了?但是这种时刻怎么可能放手呢?唐昊就算把自己搭上也不会让孙翔伤着啊!
“唐昊!你是不是傻啊!”唐昊突然有点懵。要是把孙翔这幅咬牙切齿的样子换成梨花带雨的泪眼朦胧的样子,这活脱脱的就是麻瓜的狗血偶像剧啊......
“唐昊,我摔下去真不会摔死的,放手吧。”
唐昊还是没放手,反倒是纵身一跃,和孙翔一起跳了下去。
最后,一众学生就看着两位傲罗上演了一场生死大戏。

13.不想离开
某天几个相熟的或教授或傲罗在一起聚餐的时候,邹远叼着鸡腿突然提起:“唐昊你俩的假期是不是快结束了啊?”
孙翔板着手指算了算,不短的假期确实在这或充实或闲适的日子里一天天的过去了。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想离开的心情,霍格沃茨或许就是有这种魔力吧。他和唐昊对视一眼,在他的眼中同样看出了不舍。
两个人的突然沉默将餐桌上的气氛骤然拉低,还是刘小别打着哈哈把气氛拉回来,但将要离开这一问题从这一刻开始困扰唐昊和孙翔。
孙翔仰面躺在草地上的时候突然问叼着草杆的唐昊说:“我觉得我突然变回了七年级。”
唐昊笑笑,他也觉得是。七年级的时候,他们满怀着毕业的兴奋,但在兴奋之余却又不乏不舍。那可是他们生活了七年的家啊。突然就要离开不回来了,说是不难过是假的。但雏鹰终是要离开温暖的怀抱才能真正成长的。他们便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家”。
现在他们难得回来一趟却又因工作而要离开,他们怎么舍得?
时间是不等人的,离别的日子终是越来越近了,离别的愁绪也愈来愈浓重地环绕在唐昊和孙翔身边。

14.最后一次将手放在古老的墙壁上
    “先生!听说您们明天就要走了!”几个格兰芬多的学生急吼吼地冲进唐昊和孙翔的房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两人几近收拾好的行李,眉间是不加掩饰的不舍与难过。
唐昊和孙翔俩人何尝又舍得呢?但他们已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感。就算难过又怎能在这群半大的孩子们面前表现出来呢?
孙翔笑着揽过几人的肩膀:“怎么着?等着我们明天走了就不记着我们了?来来来,让我用魁地奇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几人当即作求饶状:“您可别又说是为了让着我们才一个球都没进的。”
“嘿!小崽子们!懂不懂尊敬前辈啊!”孙翔笑着把手作拳状在几人的头上敲了两下后,把人推了出去。在门口回头问唐昊,“你来吗?”
“来!”或许这是最后一场魁地奇了,唐昊怎能缺席呢!
第二天的离开他们拒绝了离别宴,只是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校门之前,带着各自的行李,最后再看一次霍格沃茨。
孙翔将手放在古老的墙壁上,轻声道:“我们走啦。”
唐昊一手拉着回到身边的孙翔的手,一手拉着行李。两个人一起移形幻影离开了这里。

15.回家
失了唐昊和孙翔的霍格沃茨还是一样要运转,只是偶尔有人会在闲暇时期提起两位亲民的傲罗,提起曾打过的魁地奇,提起两人曾做过的傻事,或许有些落寞,或许有些怀念,但更多的是开心,为他们与俩人留下了回忆而开心。
唐昊和孙翔结束了假期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偶尔的周末两人窝在一起翻起了在霍格沃茨拍的照片。
孙翔突然拍了一下唐昊的大腿说:“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了?”下次你能不能拍自己的大腿?
孙翔附在唐昊耳边耳语了几句,唐昊的眼睛就亮了,高兴的亲了孙翔一口:“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聪明?!”
霍格沃茨的又一年,分院仪式过后就是惯例的校长讲话。今年校长还是没回来,所以依旧是叶修管事,他是不愿意说什么长篇大论的,说了没几句就挥挥手表示结束了。却又突然想起什么,“这个学期我们迎来了两位新教授。让我们欢迎。”
这让学生们提起了兴趣,往交谊厅的门口看去。
“小崽子们!想我们没有!”熟悉的声音让一众学生欢欣鼓舞,跳起来去拥抱唐昊孙翔二人。
孙翔搂着几个学生和同样被学生包围的唐昊对视一眼。
他们回家啦!

*不是很懂施咒姿势什么的,算是一个凭自己兴趣的私设
*赫敏在哈7用过的咒语,但是没找到,就没写出来

还债进行时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www欢迎来找我玩啊www

评论(2)

热度(38)